欢迎光临dafa888唯一登录网站,大发dat黄金版官网 今天是2019年 02月 11日 星期一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创业人物 >

99个创业死亡案例 告诉你黄金时代结束的2018年发

  创业从来不易,2018年移动互联网线上流量红利的结束,使得许多项目泡沫被打破,曾经靠资本、风口吹起来的项目,在这一年跌落神坛,显示出事实残酷的一面——只有真正解决痛点、创造价值的项目才能生存。

  起风财经(ID:QFCJ2018)精心收集了2018年倒闭的99个项目,涵盖短视频、P2P、长租公寓、游戏、共享出行等多个热门行业,希望能为在创业路上努力奔跑的你带来一些启发。

  据第三方机构统计显示,截止今年11月,全国2018年转型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合计高达1119家。

  其中,已经宣告停业的P2P平台共计383家,占比高达34.23%。此外,出现“提现困难”的“准暴雷”P2P平台合计223家,占比近20%。深陷重大刑事案件的P2P平台,也是投资者普遍俗称的“暴雷”平台为194家,占比17.37%。“名噪一时”的唐小僧、牛板金、钱爸爸等均属此类。

  板凳理财背后公司上海镐丰成立于2015年11月。2018年11月16日,板凳理财官方公号发布公告宣布停止运营。公告显示,板凳理财系因存量资金过小,被上海金融办“劝退”。清盘后一个月,知情人士透露板凳理财发布周期长达36期的兑付方案,诸多出借人表示并不满意并准备报案。此前,板凳理财曾打出“国资背景”的宣传口号。

  2014年12月26日,专为女性服务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微金易贷正式上线日,微金易贷更名为她金控。

  2018年1月,她金控出现提现困难。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其母公司为科创巾帼(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截止目前,科创巾帼已被工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并有经侦介入。根据某接近她金控人士透露,公司早在2017年年中就已经出现大面积逾期,而平台负责人薛某在执掌平台期间疑似挪用投资人资金,已于去年被抓捕归案。

  善林金融成立于2013年,2018年4月9日,其实际控制人周伯云因涉嫌违法犯罪,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侦介入。据报道,善林金融通过吸收社会资金形成资金池,供周伯云等人任意使用,涉案金额600余亿元。经查,“善林金融”对外宣称的投资项目并无盈利能力,其通过“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偿还投资人到期本息,随着时间推移,资金缺口越来越大,最终导致崩盘。

  2018年6月16日,“战斗鸡”传雷,经侦介入。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17年8月,唐小僧平台注册用户数1000万,涉及交易额超750亿元。如此巨量的成交规模归功于平台长期的高额返利,据统计,唐小僧活期产品的10日年化收益率,最高可达75%这一天文数字。

  成立于2015年8月,2018年7月牛板金暴雷,经侦介入。牛板金累计交易规模约390亿元,累计用户规模约82万人。其创始人兼CEO王旭航称,平台逾期系前董事等四人联手虚构标的项目,卷款逾31亿元用于房产开发所致。去年9月,牛板金获得春晓天泽2亿元A轮融资,春晓天泽背后是上市公司天泽信息,以及在创投圈颇有名望的早期投资基金春晓资本。

  2018年7月暴雷的投之家与P2P行业最大的第三方平台“网贷之家”同属于盈灿集团,是业内公认的“最不可能倒闭的P2P平台”。然而截至2018年7月13日,投之家逾期金额202.08万元,逾期笔数13笔。事发后,“被打脸”的网贷之家与盈灿集团均发布公告,以“独立运营”为名与其划清界限。

  除上述案例之外,现已有诸多平台出现临时更改规则、延期兑付、债转速度缓慢等情况,其中不乏人人贷、爱钱进等行业知名平台。

  乱象之下,求生欲爆棚的暴雷平台纷纷展现出“戏精”体质。融车网老板自导自演“被绑架”的戏码,更在投资者维权现场佯装晕倒,其妻则身背价值14万元的名牌包哭穷“助攻”;银豆网被爆和区块链矿机巨头亿邦国际利益勾连,还附赠了一出投资者为了追债强行表白CEO的闹剧。

  根据某国资系P2P平台内部报告显示,目前网贷平台进入恶性循环态势,部分不法平台曝光,市场传递恐慌情绪,更多投资人要求提前兑付或是转让权益,平台更加难以周转。风险叠加,问题复杂。

  事实上,P2P泡沫的破灭从2015年已经开始。当年,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以“为国收储”为名吸金,最终资金链断裂,累及20多个省份的22万投资者受害、430亿元资金;年底,曾雄霸央视黄金时段的“e租宝”带着非法吸收公众资金将近800亿元的罪恶谢幕,并直接引发了P2P行业的第一次全国性的大整顿。

  如今,P2P的问题平台已经超过正常运营的平台数一倍有余,行业的惨烈洗牌并未终止。

  今年电商行业快消B2B是电商里面最惨的,也是倒下最多的。雅堂小超、邸达、供天下、万店易购、每天惠、全时汇、进货宝、店商互联、星利源、棒小店……还有更多在媒体视野之外的小平台悄然消失。以下是一些典型案例:

  2018年7月,网传拉手网老板失联,公司业务停摆,数百员工工资被拖欠。早在四五月份,微博对拉手网已骂声一片。

  早先拉手网因为急于扩张忽视用户体验,之后美团和饿了么等网站开始崛起。最近三年,拉手网一直处在亏损状态,拉手网CEO先员工一步离职,而后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一代团购巨头最终倒下。

  成立于2016年10月的雅堂小超是雅堂集团旗下新零售项目,使用互联网+电商+社区+超市+物流的商业模式,帮助传统零售转型升级。

  2018年7月16日,雅堂控股集团董事长杨定平等人因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部门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雅堂集团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一直在亏钱,线下加盟铺设的小超投入很大,但盈利甚微。每一个业务线都不赚钱,窟窿自然越来越大,锁定败局。

  2018年12月,已运营3年多的快方送药只有APP还可以购药,网站显示已经成为日用品销售平台。结合各方言论,用户对其差评率接近70%,只有少数一线城市可保证准时,绝大多数城市晚点多个小时,甚至直接拒送,且存在价格偏高的问题。多次转型后,现在只是维持生存。

  2016年进入中国市场,是美国著名连锁百货公司。2018年6月9日,梅西百货中国官网停止运营。

  2016年,梅西百货与天猫国际电商携手进入中国市场。但在中国的官网过度美国本土化,与国内着装风格差异,国内消费者消费也与梅西本土不同。而且官网产品与美国产品并不一致。

  表格中的电商,因资金链断裂倒闭的占多数。这些电商多是2016年之前进入市场的,当时行业正火,但以烧钱补贴为主的圈地模式无法真正黏住用户,摊大饼的方式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一旦管理、资金跟不上,平台又没有足够的自我造血能力就很难持久。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共享行业迎来倒闭潮,而且是一个领域一个领域地倒。90%以上都死得悄无声息。以下是几个典型案例:

  2018年12月,巴歌出行APP已经瘫痪,9月7日巴歌出行因无法通过其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联系到,被北京顺义工商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并明确表示拒绝工商部门的调节。

  共享汽车出行行业商业模式亟待完善。重资产,盈利难,占有的公共资源多,企业需要面对汽车牌照、充电桩、停车位等城市公共配套资源不足的问题。另外,难以平衡用户体验与运维成本。

  2017年8月7日成立。2018年2月7日,1号单车发表退款说明,称由于公司经营方向变化,即日起1号单车停运。

  2016年7月成立。2018年3月27日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入不敷出,用户押金被大量挪用。小鸣单车是共享单车破产第一案,收8亿押金仅剩35万。

  共享经济有两个最核心的本质,连接和资源的流动性,决定了交易成本和交易效率。这些死掉的共享出行项目一度吸引了大家的眼球,但商业模式、运营风控根本经不起推敲。对于共享汽车来说,汽车数量少、取还车不够灵活,极大影响用户用车体验。反之,则会大大加重运维成本。加之汽车是重资产,安全问题较难处理。

  类似的问题也存在于共享单车行业。盈利模式和货损率、高昂的运维成本一直是个难题,现在存活的摩拜、哈罗单车全靠背后强大的资金支持,ofo电量也即将耗尽,行业的洗牌和优胜劣汰仍在继续。

  2017 年,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迎来了暴涨;2018年春节后,资本、项目、媒体一拥而上。

  数千家区块链创业公司通过ICO来融资。行业充斥着巨大的泡沫,空气币项目疯狂滋长,大多数跑路、死亡或破发的空气币项目,都没有实际应用场景。随后凑热闹、割韭菜的成千上万家交易所,同样难以为继。这些项目或跑路,或归零,绝大多数都是以失败终场。

  从成立到鼎盛再到衰败,FCoin不过经历了两个多月的时间。8月28日,官网提示,暂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目前有消息称其转战日本。FCoin“交易挖矿”的机制使它迅速崛起为全球第一大交易平台。8月14日,FCoin通过公投停止了FT的增发,交易挖矿的模式也就此结束。

  创立于2015年初的区块链网是国内最早创立的专业区块链媒体,一度成为行业的标杆。2018年1月不得已关闭,据称原因是该网站的打假栏目过于强势,遭到新兴区块链媒体的联合打压,融资中断。

  2017年11月20日,港股上市公司“坪山茶叶”宣布改名“区块链集团有限公司”,欲借区块链之势翻身,但主营业务依然是茶叶,并未涉足区块链,集团始终处于债务危机中,9月13日提出清盘,是众多想借区块链之势的项目中非常典型的一个。

  成立于2017年8月,2018年8月下旬关闭。Trustnote是从一家最初做联盟链的底层技术服务公司转型而来,曾自称良心技术流的“非典型”ICO项目。今年3月,Trustnote项目两天拿到了2亿元融资。但由于公司人数庞大,后遇到币价下跌,资金吃紧。加上未能登录明星交易所,运营不给力,最终失败。8月18号创始人周政军直播宣布辞职。

  11月15日关闭采矿服务器。BTCC曾名为BTCChina,即比特币中国,上线日。因为它是第一个直接通过人民币买卖比特币的交易平台,而且开创了平台代客户存储比特币的先河,成为中国最早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 Pool上线年,关闭原因或与其矿池市场份额的下降有关。

  2018年8月与11月,区块链媒体微信公众号遭遇了两次大规模封号,其中不乏一些头部媒体。但这并不是区块链媒体大规模死亡的主要原因。缺乏持续的内容输出能力、同业同质竞争严重、变现困难、长期亏损等才是致命因素。在行业热火朝天时,尚能凭借融资、项目服务等度日;一旦行业趋冷,媒体作为“温度指示剂”,便迅速跌回到残酷的现实里,成为第一批倒下的士兵。

  随着2018年寒冬的降临,游戏行业同样是寒风朔朔——众多公司开始频繁进行裁员,大企业发展困难,小企业面临倒闭,大批项目纷纷宣布死亡。下面是2018年游戏类几个典型死亡案例。

  《QQ宠物》是腾讯公司推出的一款虚拟社区喂养游戏,承载着很多人的青春。腾讯于9月15日宣布停运《QQ宠物》,因为该游戏在虚拟宠物养成类游戏这一类别中始终没有做出特别突出的创新。停运后,腾讯对老用户大手笔的QB回馈,可能是最后的暖心之举了。

  2018年9月终结。《乐斗II》是腾讯公司推出的一款以QQ宠物为题材的武侠风格回合制网页游戏。偷菜、抢车位等网页游戏盛行的时期已经一去不复返,《乐斗II》的下架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

  11月22日,腾讯《QQ音速》官方发布退市公告,宣布游戏开发商已解散开发团队,无法继续提供版本内容更新。同时,腾讯与QQ音速游戏开发商的代理协议也将于2019年1月到期。

  3月15日,网易旗下游戏《西楚霸王》宣布终止运营,网易方面给出的原因是由于业务方面的调整。网友则表示,该游戏画质太渣、体验太差等都是导致其玩家流失率增加的原因;另有玩家表示,对于网易游戏关服已经见怪不怪了。

  5月22日,联众游戏旗下德州扑克被查,抓获36人,涉赌资金达3.35亿元。自2015年以来,监管部门对棋牌类游戏的最大一波严打已经到来。

  9月10日,因监管方加大对棋牌类游戏的监管力度,腾讯主动下架旗下棋牌类游戏《天天德州》并称关闭相关游戏的原因是“公司业务策略调整”。已经上线年时间的《天天德州》是腾讯知名度最高的棋牌类游戏,在微信游戏畅销榜上排名第15。类似的还有同属腾讯旗下的《欢乐斗棋牌》。

  死亡时间2018年8月。8月13日,腾讯旗下对抗类游戏《怪物猎人》上架不足五天即宣布从WeGame 平台下架并停止售卖,原因是游戏部分内容未完全符合政策法规要求,相关政府管理部门接到大量举报,游戏相应运营资质文件被取消。

  纵观2018年,政策对于游戏行业可谓频浇“冷水”。今年上半年在联众德州扑克被查涉赌后,悬挂在棋牌类游戏开发商头顶三年之久的监管“铡刀”终于落下,包括腾讯在内的多家游戏公司不得不自断一臂。

  对于网游手游一类的项目,版号的限制是让其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根据国家广电总局游戏审批结果显示,从今年2月初开始,没有新的进口网游版号发放通过,从3月底开始,国产网游版号的发放也基本停止。截止目前,可能有5000款左右的游戏在排队等待版号中,腾讯和网易等游戏巨头也束手无策。

  2018年,创投行业被笼罩在内外巨变之中,内功修炼稍有短板或应对市场不够及时,便可能面临死亡的命运。这些被我们记录下来的企业尚属“幸运”,相比之下,太多创业公司、创业项目于消无声息之中便终结了,更是令人叹惋。创业之路,九死一生,败局在前,如警钟长鸣,惟愿给创业者一分启示,换多一些成功的可能。

  声明:版权所属起风财经,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起风财经,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Twitter CEO 杰克·多尔西:比特币会成为互联网的本地货币,会让所有批判者闭嘴

  委内瑞拉:颁布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宪法法令,创建新监管机构SUNACRIP

  Twitter CEO 杰克·多尔西:比特币会成为互联网的本地货币,会让所有批判者闭嘴

  委内瑞拉:颁布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宪法法令,创建新监管机构SUNACRIP

发布于:2019-02-11

上一篇:植物旋律新锐品牌荣获第十届中国自主创业大会

下一篇:新模式下的创业投资成功案例分析